首页 » 时评

信托产品登记平台四面破冰 中债登统率自贸区潜行

01-146
[标签:图片]

  21信托研究院 研究员 宋佳燕

  困扰信托业多年的产品转让问题终于在这一年迎来了诸多令人欣喜的进展。

  近日,上海自贸区管委会正式下发《信托登记试行办法》。根据这一办法,将在自贸试验区建立完善信托登记平台、探索信托受益权流转机制。

  而另据21信托研究院了解到,在监管层的鼎力支持下,由中债登牵头搭建的信托产品登记平台也已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此前已低调试运行多时。

  业内人士表示,多年来,搭建信托登记、转让平台的尝试不断,但基于各种原因,始终没有形成全国性的“大一统”平台,而该人士认为,此番中债登搭建的平台因为有监管方面的鼎力支持,有望成为全国性平台,而自贸区平台,也可能在地方的力推下,享有局部优势。

  一波三折的破冰之路

  信托受益权,是信托合同中规定的关系人享受信托财产经过管理或处理后的收益权利。根据《信托法》相关规定,信托受益权可以放弃、偿还债务、依法转让或继承,信托文件有限制性规定的除外。

  一直以来信托登记制度和信托受益权转让平台的缺失,成为信托产品流动性的桎梏。而亦有不同主体曾寄望在此领域有所突破,但终未达成实质性进展。

  早在2006年6月,上海浦东新区便设立了国内首家信托登记中心——上海信托登记中心,主要提供信托登记等相关服务。由于区域性局限,尽管合作信托公司已近40家,但由于种种因素制约,该登记中心还是一直停留在地区性平台层面,而且疏于维护。其官网交易信息数年未更新,交易量也寥寥无几。

  尽管并未获得实际意义的成功,但确实可以说是信托产品登记系统的一个雏形,为后续其他相关工作提供了很好的参考样本。

  据21信托研究院了解的信息显示,2014年,上海市政府将推进组建全国性信托登记服务机构列入重点工作,而其全国性信托登记平台便不是新设,而是由上海信托登记中心改制而成。

  不仅是上海,针对信托产品登记及转让平台,深圳方面也蠢蠢欲动。2014年初,深圳市金融办下发金融改革的纲领性文件“一号文”,亦提出要“探索建立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

  但由于涉及多个监管部门,信托产品登记制度多年未有明显进展。今年2月,银监会启动信托产品登记系统的调研工作,由信托业协会主导,将信托产品规模、期限等要素进行登记。

  而此番,获得监管方面大力支持,协同推进此项工作的中债登方面,目前来看走在最前。

  “自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我们和银监会非银部及信托业协会一起,从监管和登记两个角度对信托产品涉及到的各类要素进行了一个全要素集数据蓝本的制定,470多个要素,每一个都进行了准确的定义。”今年8月参加一次公开活动时,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下称中债登)副总经理白伟群透露。

  白伟群坦言,因为信托、资管产品特征个性化很强,甚至是私人定制的创新发展,在信托行业的背后是几万个信托产品,每一个产品有上百项要素,共几十万个纸面的合同。这些最终导致信托行业海量的数据归集和处理基本上处于分散、自定义的状态。

  白伟群介绍,登记系统已全部接入68家信托公司,截至2014年6月末,中债登累计登记信托项目3.2万个9.4万亿元,为受益人开立信托账户28.8万个。

  信托产品转让的四大渠道

  正如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此前所言,信托产品登记系统将具备四大功能,除了产品公示、信息披露、确权功能外,还有重要的一项就是交易功能。

  市场普遍认为,全国性信托产品登记系统的运行,对于构建信托产品的公开转让市场具有重要意义。

  多年来,为了改善信托产品的流动性,诸多尝试也始终在进行。

  据了解,目前的信托产品转让渠道,除了沪深两地争夺的全国性平台,还包括3大类型:一是区域性交易所,二是信托公司自身搭建的转让平台,三是金融机构互联网平台和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

  区域性交易所,主要包括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两大平台充当信息中介,转让方依然需要与接盘方面谈,并到信托公司完成受益权变更登记,手续流程复杂。受此影响,两大交易所的信托交易长期萎靡。

  今年6月,新华汇金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中心上线。该中心倚靠新华社旗下的新华(大庆)国际石油资讯中心有限公司,属国有控股公司,声称“首个面向全国市场的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平台”。

  目前,该交易中心专注于信托的销售、转让和即将推出的质押回购业务,将采取全线上的网络交易方式。

  “目前新华汇金平台还处于尝试阶段,准入门槛较高,暂时只吸纳2-3家央企背景信托公司,待时机成熟将向全国信托公司开放。”今年6月,新华汇金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中心总经理侯柄骋对媒体表示。

  信托公司自身,也陆续推出受益权转让平台,如中信信托的“信惠财富”、华宝信托的“流通宝”。据不完全统计,68家信托公司中,近半信托公司在官网设置了转让平台或栏目。

  根据信托公司官网,所提供的转让服务不尽相同,转让手续费也有差异。“信托产品的个性化强,通常是信托公司‘点对点’的转让服务,加上公司网站访问量有限,效率并不高。”西北地区一信托公司副总经理表示。

  互联网平台中,据平安信托透露,将继续推进与平安陆金所的合作研究,以借助互联网技术,帮助信托行业建立信托计划登记与转让平台。

  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也是抢食者。以陆家嘴财富管理公司为例,其董事何勇表示,该公司未来将以“开放式平台”呈现。即各家信托、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产品只要通过陆家嘴财富的后台风控审核,都能入驻销售,从而扩充产品供应量。当陆家嘴财富的客户积累到一定程度,同样考虑探索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和信托交易中心。(编辑 冀欣 韩瑞芸)